兖州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一种童话图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5:52:03 编辑:笔名

一种童话(图)

在我记忆里,火炉是个温暖的词汇。这个词有自己独特的颜色,又有独特的味道和硬度。在食不果腹的贫瘠岁月里,火炉有时意味着一块香喷喷的烤地瓜干或者一块烤土豆。还有的时候,意味着诗意和内心的安稳。

在衣食尚未富足之前,每到秋天,农民会被组织起来去地里刨地瓜。这些地瓜有的会被送入地窖进行窖藏(就像东方的宫女进入后宫雪藏那样),剩余的就要被切成地瓜干,在田地里晾晒。每当生产队长吹响了哨子,数十个男男女女便会在瞬间在田间地头排成一列,他们每人手持一块长长的擦板,之后,锋利的刀刃会割破地瓜的红色秋衣,流出奶白色的汁液。

我的一个老邻居在县城的酒厂工作,他在蒸馏车间干活儿。这个农民的儿子,忍不住工友们的教唆,在一个下午偷偷接了一小杯水嘴子里流出来的地瓜烧,并解了馋。那个傍晚,在骑行回家的路上,那个喝得迷迷瞪瞪的年轻人一头栽到了路边的水沟里,酣睡到半夜才起来回家。

并不是所有的瓜干最终都要送到酒厂去。记忆里,我的家人总会煮熟一些地瓜,然后用菜刀将其切成薄片,并拿到寒风里晾晒干透。之后,用簸箕将其收拢起来,装入口袋里。晒干的熟地瓜干异常坚硬,掰一块放到嘴里,很久才会软化。这种美食非常富有韧性,嚼起来很筋道。

寒冬腊月里,农民们没有地方去,大家三五成群找地方打扑克,或者聚集在屋檐下听老头子讲故事。这样的讲述,称为“讲古”。老头子们听惯了山东梆子或者京韵大鼓,他们喜欢讲一些《杨家将》《呼杨合兵》或者《七侠五义》的故事。再不然,会有人讲讲孟姜女哭长城之类的传说。这样的场景,每个农村人都不陌生。至于那些故事,经过一遍遍地重复,渐渐就没有了吸引力。所以,每个来村子里说书的老瞎子总会编一些新鲜的噱头。有瞎子说,在武大郎娶潘金莲的年代,“女人的身价还不如一堆白菜帮子值钱……”之后,会引来大片的嘘嘘声。

冬天总会下雪,围着火炉坐下来,是家境稍微好一点儿的人家才有的待遇。一家人围在火炉旁,看炉子里的煤球泛起浅蓝色的火苗,一种满足感顿时油然而生。这种幸福感,恐怕只有大夏天在高粱地里拔草之后,生吃用凉井水浸泡了半个小时的嫩黄瓜才可以比拟。

线上教育类微商城哪家好
手机微商城怎么开店
小程序签到